三世滟

[剧版沙海/邪簇]其实是小甜饼

其实真是小甜饼(车)
被LOFTER屏蔽怕了,连图都不敢发
全文加群看吧,群号不想再说一遍【傲娇】去主页找吧
日常日常沙雕

         “不是说好要陪我睡觉的嘛?”“鸭梨抱歉啊,我师父他让我去他那住。”“苏万你怎么可以见色忘友!”“...说得好像鸭梨你没干是不是,哥啊,你可是在吴山居,在杭州啊,我可是在北京啊。你就那么想让我飞上天吗?”“好吧,先挂了啊。”
         黎簇把手机扔到床头柜上在床上来回翻滚,吴邪去了长沙,那边的盘口出了点事一时半会回不来,于是吴邪无奈只好留下黎簇一个人在杭州上大学,并叮嘱在这边当甩手掌柜的胖子看好他。
        但黎簇从以前的教训中吸取了经验,绝对不会让胖子进吴山居的门,于是黎簇想让苏万来陪他睡觉,这才出现开头一幕。
        “算了,我还是洗洗睡吧。”黎簇在床上翻滚了几圈后,猛的坐起来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已经是半夜11点了,吴邪今天不可能回来了。
        “吴邪你个大猪蹄子,明明知道我有幽闭恐惧症,还让我一个人在吴山居你的房间里睡觉,谁不知道你吴小三爷的房间被改成了不见光的样式,哼,吴邪和吴邪身边的人都是大猪蹄子!”(黑、花、胖、哥、盟...:???鸭梨你不厚道,我们干什么了?)
       “算了,小爷我不和你计较,先睡觉吧。”黎簇伸了伸懒腰露出一节白皙的腰肢,从衣柜里拿出换洗的衣服走进浴室。
        吴邪摸了摸小满哥的头,几个小时前胖子使用这十年来修炼出的技能‘夺命连环call’给正在处理盘口立下威严的吴邪连续打了25个电话。
         吴邪无奈,用三分钟结束了盘口的事情,然后到外面接了胖子的电话,说实话,他出来的时候还看见盘口里的伙计一脸懵逼的呆在那里。
        “我说小天真啊,你是不是和小鸭梨说过我什么坏话啊?为什么他听说我要去陪他,死命拦着我不让我去。”“我没和鸭梨说你什么啊,是你自己做了什么亏心事吧。”“得得得,胖爷我不跟你扯,快回去陪你家的小鸭梨吧,估计他肯定回去找小苏万陪睡。”
        事实证明胖子的话每次都是对的,吴邪在从机场赶回吴山居的时候接到了黑瞎子的电话,黑瞎子抓狂的控诉了一番吴邪为什么不带黎簇一起去长沙,害得黎簇去糟蹋你师弟说让他去陪睡,还害得你师傅我被你师弟烦到睡不了觉啊!!!
        黑瞎子噼里啪啦说了一大顿然后直接挂了电话,在吴邪惊讶黑瞎子能不换气很流畅的说出一大顿话的时候吴邪发现自己到了吴山居...(吴邪内心:woc,瞎子这是多能说啊,我怎么以前没发现你这才能然后把你送去说相声啊。)
        吴邪把小满哥赶出房间之后轻手轻脚走向浴室(小满哥:???吴邪你不能仗着我喜欢你身上的味道就对我为所欲为。)
        毛玻璃隐隐约约勾勒出少年的形体,橘色的取暖灯打在少年的身上,吴邪突然有了一种模模糊糊的安心,真好,浴室里的这个孩子,是他的,而不是他手上的一道疤痕。
        吴邪脱了衣服轻轻拉开玻璃门走进去,少年正浑然不知的摆弄着手里的花洒,冰冷的凉水突然打在黎簇身上,黎簇惊得扔掉花洒向后退了几步却被一个温热的怀抱包围起来。
       吴邪低笑了几声,小孩已经快有他高了,却还是那么蠢,不过,他喜欢就够了。
        “吴邪!你回来了!”黎簇转身搂住吴邪的脖子生怕吴邪跑掉一般,少年人独属的眸子里带着兴奋和惊喜,吴邪伸手回抱住少年的腰肢,“嗯,我回来了。”
       黎簇在确定吴邪真的回来之后猛的从吴邪身上跳下去退到一个角落里,吴邪似笑非笑的看着黎簇缩到角落里,快步上前双手撑住黎簇周围的墙壁,“怎么?点了火就想跑?”
        吴邪有些沙哑的声音在黎簇耳边炸响,玫瑰红布满了少年的耳尖,“才,才没有,先,先洗澡吧。”黎簇简直想一头撞死在墙壁上,这也太尴尬了吧,早知道就往门口跑了。
        “好吧,洗澡吧。”吴邪站直身子把花洒固定好调好水温然后打开,有些滚烫的热水淋在吴邪的身躯上,常年的下斗、厮杀和最后的沙海计划让吴邪早年白嫩的皮肤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痕,白皙的皮肤也被晒的黑了些。
        “怎么,不过来洗?”吴邪好笑的看着黎簇缩在角落里假装不在意的扫自己几眼然后迅速躲开视线,没过一会又偷看几眼。
        “想看就过来看。”“切,谁稀罕看你啊。”黎簇小声嘀咕着但身体还是很诚实的挪到了吴邪身旁。
        吴邪愈发觉得自家的小孩太可爱了,忍不住将他藏起来不让别人看见,这是他的珍宝,让他沉醉的珍宝。
        吴邪突然伸手搂住黎簇,头靠在黎簇的肩膀上,黎簇推了推吴邪:“吴邪你干吗?你有病吧你!”
        “我没病,我只是,变卦了。”吴邪咬住黎簇的肩膀在上面深深咬下一个牙印,“嘶,吴邪,你变态吧你!”
        “我是变态,不过,是独属于你的变态。”(滟:今天的吴邪是吴撩撩啊。)

诶⊙∀⊙!,原来我真的是个欧皇啊。

[剧版沙海/邪簇]失去,寻找Chapter 1

背景是吴邪小哥胖子隐居,黎簇苏万王盟负责盘口和铺子,(此时邪簇两人不知道自己对对方的感觉),然后梁湾拉着黎簇苏万下斗困在里头,然后铁三角+黑瞎子去救什么的,张日山在外面干着急什么的(被梁山虐到了,虐一把张副官)
突如其来的脑洞措不及防。
CP:邪簇 黑苏 梁山 可能会有坎雀,
可能是甜,肯定是个坑(争取一天一更,有时候灵感迸发两更,没灵感我可能就会停更啊)
预计短篇结束
HE妥妥的
盗墓一概瞎写
14年分不开东西南北,对现在也没分开,地理学不好,地理位置和风俗什么错了的我也很抱歉啊!就当是瞎写别在意啊。

雨村
        今天的天气似乎格外阴沉,吴邪瘫在躺椅上不愿动弹,“我说天真,你这也太懒了吧,你好歹是我们这里最年轻的那个怎么能这么懒?”
        “胖子你不懂, 这是享受生活好吗?”吴邪伸手拿过粘在胖子手上的鸡毛在胖子面前晃了晃然后吹走。“生活?起来,干活去,鸡都快被淋湿了!”
        “你怎么不让小哥干,他可是地上九级残废啊!不应该让他练一练吗!”吴邪死死抓住躺椅的扶手不放,“吴邪,你说什么?”
        “咳,我什么也没说。”吴邪猛的放开把手,后作用力使得胖子带着吴邪往后错了几步坐到地上,“哎呦,天真你可悠着点,胖爷我可受不了你的体重。”胖子一把将吴邪推开,扶着旁边的水缸站起来。
        “行了别贫了,小花来电话了。”吴邪拿出裤袋里疯狂震动的手机,“小花有什么事吗?”“别贫了,鸭梨带人下斗被困在里面了!现在道上只剩下王盟和瞎子撑着,但瞎子要带人去找黎簇他们,张日山和我现在都被协会的事缠着,只剩小邪你能撑一下盘口了!”
          “什么玩意!我们马上去。”胖子抢过手机朝着手机大喊一声然后拉着吴邪小哥就开始收拾行李。

           “小花。”“小邪你...你怎么把他们两个带回来了,只是镇一下盘口不需要这么多人吧。”小花抬起头,眼底满是疲惫,“下斗这种好事怎么能不叫胖爷我呢。”
         “这么说小邪你们这是要一起下斗了?”“可以这么说。”“好吧,我会安排人手和装备,黑瞎子和坎肩会和你们一起去。”

         突然的高海拔和稀薄的空气让除了小哥和黑瞎子之外的所有人患上了高原反应,放眼望去满地都是郁郁葱葱的牧草和成群的牛羊,吴邪拍了拍小哥的肩膀,坐到地上休息。
        生活在草原上的少数民族热情的接待了他们并给他们送上热气腾腾的奶茶和馕。
         “瞎子,鸭梨他们在哪下的?”“据回来的人说是在青海省的青海湖附近。”“那我们现在在哪?”“青海省的西南部,与西藏自治区接壤的地方。”
         “这么远?”“是啊,最近条子查得太紧了,还不是因为有人看到了青海湖上有巨大的黑影,这不,政府正在查这件事呢。”(这段是根据我在科教十频道看到的一档节目想到的)
          “现在我们怎么去青海湖?”“要胖爷我说,就打扮成当地居民混进去。”“可是装备怎么办?难道能说我们是玩cosplay的,我们准备要cos盗墓的?”吴邪掐着嗓子学着小花以前的腔调阴阳怪气的对着胖子说了一通。
          “小三爷的法子不错,就这么办吧。”黑瞎子翻出烟盒点了一根烟,朝吴邪比了个大拇指,“啊?这么草率吗?”“时间紧迫啊,我估计再拖下去,张日山就得先扒了咱们的皮。”
        

         青海湖是中国内陆最大的咸水湖,面积最多时可达4435.69平方公里,水深平均21米,最深可达32.8米,湖中有5个小岛,以海心山最大。鸟岛位于湖的西部,面积0.11平方公里,是斑头雁、鱼鸥、鸬鹚等10多种候鸟繁殖生息场所,数量多达100,000只以上。
          “瞎子,黎簇他们从哪下的斗?”“海心山,他们去的,应该是传说中‘世巴塔义’的诞生地吧。”黑瞎子抬头看了看湛蓝色的天空,“你是说,斗,在天上?”“没错,但现在我们完全搞不懂他们是怎么上去的。”
         “天堂吗?还真是有意思啊。”“哎呀天真你就别装深沉了,‘世巴’什么的到底是什么啊?”胖子夺过吴邪手里的烟瞪了吴邪一眼,吴邪转头看向黑瞎子,黑瞎子无奈,只好由他解释:
  “‘世巴塔义’是藏族的创世神话,意为创世传文。‘世巴塔义’的内容包括天地、日月、星辰及毁灭、形成、生命起源等等,基本上反映了人类先民对大自然的全部认识过程。当人类社会还处于低级的原始阶段,人们对客观世界的认识和改造是幼稚的、不自觉的和唯心的,往往将自然本身蕴藏的力量神奇化了,故产生了神话。
‘世巴塔义’所认识的世界,则不是“盘古开天创地;女娲炼石补天,亚当夏娃捏土造人”的世界,而是在人与自然的长期竞争搏斗中观察到的自然现象,认为世界的毁灭和形成是由风、火、水三大自然力促成的。
毁灭早于形成前,说说最先毁灭的形式。最先毁灭的形式,是风、火、水三者造成的”。远古时代,自然灾害对人类伪威胁是很大的,人们客观地推断风、火、水既有促使世界毁灭的具大威力,也有促使世界形成的能理。在这些自然力的面前人们没有屈服,总是力图通过自然现象去认识自然本身”从而达到改造自然的目的。然而这种认识没有脱离自然的本质,只是试图以自然界中的下些表象来说明自然一认为构成世界的物有四种:‘集结土界为一种,集结水界为二种,集结火界为三种,集结风界为四种,四界的形成就如此。’”
         “这么说,小鸭梨他们真上天了?”“看样子没错,小哥,你来过这里吗?”“没有。”看到小哥摇头,吴邪叹了口气:“得了,最后能依靠的人依靠不了了啊,看来我们只能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咯。”
         “得了吧,我怕回去还得被张日山赶回来。”“张日山?”“嗯,所有人都认为都在湖下,却没想到在天上,据回来的人说说,鸭梨他们是被卷上去的,而且这次下斗有梁湾和苏万在,不得不下啊,你总不能抛弃你的是师弟吧。”黑瞎子故作忧郁用墨镜撇了吴邪一眼,那样子像极了良家怨妇,“得得得,我下,下还不行吗?麻烦您收起您那小眼神好不好。”



         “回来的人说鸭梨他们是被一道类似白色光芒给卷走了,他们当时除了身上的装备就没别的了。”黑瞎子打开一盒罐头放在火上烤了烤,明亮的火光在海心山上格外明显。
         “白色的光芒?应该是什么天气异像吧。”坐在一旁沉默许久的坎肩突然开了口,霎时引来所有人的目光,坎肩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前几天我在网上看见的青海湖附近有‘水龙卷’的奇观异景。”
         “水龙卷?这倒是有了个努力的方向,可是我们又制造不出来水龙卷,看来他们真得困在里面了。”吴邪若有所思的盯着夜空的某一处,那里有一颗‘星星’离他们越来越近了,吴邪拿过望眼镜调试到最远距离,那不是一颗星星,而是一道白色光芒,“快起来收拾东西,我们遇到水龙卷了。”
          “哎呦天真你可真行,你这招邪体质越来越严重了啊,连天气都能给招过来。”胖子收拾后装备走到吴邪身旁接过望远镜盯着那道越来越近的水龙卷。“那以后下斗棺材让我开?”“小三爷使不得,你可不知道,大多数斗里都不会起尸,但跟着小三爷你,那可就是惊心动魄了,起尸不说还是一大群还附赠一个血尸,小三爷的体质瞎子实在佩服。”
         “行了,水龙卷过来了,别贫了。”
————————————分割线————————————

咳,关于斗在天上这种事我能说我是由韩红的天路想到这个的吗?(三叔太能写了,沙漠海洋雨林全写了,我只能天上发展了)本文中知道是关于青海湖和青海省的解释都源于百度,(还有,我不知道西藏和藏族是不是一个族,错了的话将就着看吧,下一章正式开始倒斗了!)

迟来的七夕贺文(我就喜欢晚发,你咬我啊)
后续有车,但LOFTER已经吞过我两篇文了,乖乖不发车,车可以在群里看到,
QQ群号:861710674
答案是邪簇

邪簇的小甜饼

答案是邪簇

一位小可耐的被太阳到叫爸爸已经写完了,就下来要写三人修罗场了,话说其实我也很喜欢的说。
可是,
好不容易写完的车就被屏蔽了,我明明已经发图片了啊,而且还在图面前加了一张无害的图片啊,可惜还是被屏蔽了,没关系,想看的小可耐可以加群的。
抱歉了,看个文还需要小可耐们加群,不过放心,我以后肯定会时不时发一些小甜饼的(我为什么又立了个flag)
如果决定加群的话我可能晚上才能同意,因为我只有晚上能碰手机了(我现在可是偷偷的在碰啊)
【鞠躬】

[剧版沙海/邪簇]这是一个单纯的小甜饼点梗

突然发现自己好久没写过车了,话说大家想看什么车啊?
希望小可耐多点梗啊,反正最近没什么脑洞写不出啥就写车吧⊙∀⊙!
不过点完梗的话,小可耐最好期待别太高,我对自己的文笔超级没自信,看看别人写的车,woc大佬,看我自己的,woc这是些什么鬼。😂😂😂
综上,如果都能接受的话就点吧,无所谓数量,肯定都会写(我感觉立下这个flag可是个错误)

[双龙组]《霸道皇帝和他的毒舌皇后》·1

外表冷漠霸道内在妻奴的皇帝荒遇上了不知道为什么穿越成皇后的毒舌犯罪心理学教授一目连。
连:荒,让你的爪子从我的腰上离开。
荒:连连,我不可以帮你揉揉嘛?【可怜巴巴.jpg】
连:滚!
众人:看,皇上和皇后还真是恩爱啊。

人物ooc非常严重
是个小甜饼没错了
主双龙  副:酒茨、夜青、狗崽 打酱油:鬼使黑白
再次声明:连连是我的,别人都不可以抢
如果都可以接受,那就开始吧。


         “连,这次还真是辛苦你了。”黑羽再次忽略自家警局的毒舌审讯官的严重洁癖把刚碰过被审讯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犯人的手放到一目连的肩上。
        “……黑羽,三秒钟把猪爪子拿走,否则我就告诉月白他的限量版包子抱枕是你弄坏的。”“好的,我错了,我立刻圆润的离开,连女王再见喽!”“黑羽!”“连女王,你的体能跑不过我的。哎呦!”
         “黑羽,猜猜我刚才听到了什么?”外表温和实则被局里的人称为最残暴的法医,人送外号“白氏飞刀”月白决定拿自家非常喜欢皮断腿的哥哥开刀。“小白听我解释啊!”“看刀!”
         看到现场家暴的连女王表示心情舒畅,就算连突然穿越都不会惊讶了呢!正常的闭眼,再正常的睁眼,入目是棕红色的古氏家具,低头看看,是一件银白色袍子,抬头看看,门口站着两个侍女,好像没什么不对...我去,真穿越了,这么草率吗?意识到这一点的连女王脑阔有点疼。
         “皇后娘娘,陛下马上就下朝了,还请您准备一下。”婢女将一套疑似女性的华服放在桌子上期待的看着一目连。“……皇后,我?”“是啊,皇后娘娘你不会失忆了吧,不可以忘记粉鎏啊!”
          “粉鎏?”“皇后娘娘的心好狠啊!就算忘记了皇上也不可以忘记粉鎏啊!皇后娘娘好狠心啊QAQbalabalabala......”
         “停!你可以告诉我我是谁,你是谁,皇上又是谁吗?”被一目连一顿喊后粉鎏貌似正常了一些。“哦,你是皇后一目连,皇上是荒,我是皇后娘娘你最软萌的粉鎏啊!”
         听完粉鎏简单的解释后,一目连觉得脑阔更疼了。“对了皇后娘娘,你先换衣服吧,陛下马上就来了。”到底还是被粉鎏强迫换了衣服,不过一目连发现粉鎏的力气都比他这个身体的力气大...
        “皇上驾到!”有些尖刻的声音从门外传来,粉鎏一个手抖把一目连的眼角画歪了,“……皇后娘娘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啊!QAQ皇后娘娘你怎么不说话啊?”“……你后面有个人。”“嗷!陛、陛下,您,您来了啊。”【立马怂】
         “嗯,朕来了,皇后他今天怎么样?”荒接过婢女手上的毛巾想要擦拭一目连脸上的妆容。一目连下意识的躲闪使两个人都愣在那里。
         “陛下,内个,内个,皇,皇后娘娘他失忆了。”粉鎏被荒瞥了一眼后很没骨气的把事情全盘托出,气氛突然有那么一丝丝尴尬。
         荒挥了挥手让粉鎏和其他婢女退下,只剩下坐着的一目连和站着的他面对面,一目连仰头看了一会荒,觉得这个世界对他有深深的恶意。
         就在一目连感慨荒的身高时,荒突然扑到了一目连身上,“QAQ连连怎么可以忘了我啊!是谁,是谁干的,连连你告诉我啊,我不可以没有你啊!”
         “你可以冷静一下吗?”“连连你不爱我了,你是不是外面有别的男人了!balabalabalabala...”
        一目连决定把荒扔出去冷静一下,谁管他是不是皇帝,反正自己是皇后,荒他能把他怎样!(滟:所以说连连你已经接受了你皇后的身份啊。)
         于是房外的众人目睹了他们柔弱的皇后娘娘把身高一米九的皇上扔出了房间,荒:喵喵喵?发生了什么?我为什么会在外面?我不是在连连房间里吗?
          

         在经过一分钟的深思熟虑之后,一目连接受了现实,然后让粉鎏拿来了一盘小点心,然后一目连吃着小点心和荒进行了一场非常深刻的谈话,具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酒吞先生说从一目连房里出来的荒有点忧郁,不过,谁管他呢,我有茨木就够了。【骄傲.jpg】
          身为一个现代的单身狗(划掉)自力更生的好青年,一目连还是有点不习惯粉鎏的照顾,更受不了他穿越的这个身体的柔弱,于是一目连找人打造了一副和月白用的差不多的手术刀,月白以前无聊的时候教过一目连飞刀,当然,被月白当靶子的是黑羽。
          于是想在家和自家和尚调情的夜叉苦于工资不得不听荒的话来看看一目连有没有被欺负的时候,就看到了一目连在拿人型靶子练飞刀的场景,夜叉作死(划掉)好奇的躲到一目连身后的树上观看。
          那场面叫一个惊心动魄,小巧的手术刀准确无误的插到人型靶子的脑袋上,一目连每扎一个夜叉就一哆嗦。靠,那个二狗子真是的,说好的娇弱皇后呢?这明明是个披着羸弱实则运动健将的红蝶啊!(滟:咳,最近第五人格玩多了,不要在意这种小细节,没关系的。)
          正当夜叉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扎大天狗的小人时,一把手术刀直接钉在了夜叉耳边,夜叉愣了愣,紧接着又是几把飞刀,夜叉‘嗷’的窜下树,毫无形象的抱住一目连的衣摆,“大嫂,我是夜叉啊!大嫂,我不是故意偷窥(划掉)偷看您练功的,大嫂你可千万不能杀叉灭口啊!balabalabala...”
          “我...”“大嫂你不可以这狠心的!你看我这么可爱,可不可以不杀我,我保证不告诉任何人我猜您是敌国派来潜伏了五年的卧底!”“...你再不起来我把你扎成刺猬!”
         “好的大嫂,我很乖的,是不是可以不杀我了?好的我当大嫂您默认了啊,我先走了,大嫂再见。”“回来!”“大嫂QAQ,你不可以出尔反尔的!”
         一目连忍住拿出飞刀的冲动,深呼吸道:“第一,我没有同意任何事情,那是你认为我默认,可实际上我没默认,我正在想我怎么处理你。第二,你从哪里来的,谁派你来的,来这里干什么?”
         “大嫂你好,我是夜叉,狗荒,咳不是,皇上从小到大的晚玩伴,是皇上派我来暗中保护皇后娘娘的。”夜叉整理了一下衣容——拉上了刚才被蹭掉的披肩。
          “荒?好吧,夜叉,你可以回去了。我要去花园里散散步。”“大嫂要不要我陪着你去啊?”“不用了,散散步而已,哪里用得着兴师动众。”
           我们小夜叉的嘴上功夫哪里是连女王的对手,最后只能目送一目连带着粉鎏离开,幽怨的模样就差咬上一条手绢流两行面条泪。
         “快去让人告诉皇上皇后娘娘和粉鎏两个人去域花园了!”
         “是...”

        

【邪簇/微信朋友圈】自家小孩太可爱怎么破

沙雕短篇了解一下
强装微信朋友圈√
略黑花,突然发现和邪簇好像没多大关系

蛇精了解一下:我家的小孩太可爱怎么办?
                [图片][图片]
霍独秀、蛇精了解一下、王月半婚姻介绍所、粉色Style等34人点赞
霍独秀:我的发小都怎么了?咋就我一个单身狗了?【心情渐渐复杂.jpg】
王月半婚姻介绍所:天真,你这一碗狗粮让我猝不及防啊!
蛇精了解一下:不,我很认真的在征求你们的意见。
粉色Style 回复 蛇精了解一下:那我现在建议你们分开怎么样?建议是不是很不错!
蛇精了解一下 回复 粉色Style:那不存在,正经点,小花。
要不要蘑菇:凉拌【冷漠.jpg】
蛇精了解一下:我靠小哥【惊吓.jpg】
王月半婚姻介绍所:为什么我的重点在小哥的表情上?
粉色Style:你不是一个人。
是鸭梨不是压力:偶像⊙∀⊙!话说凉拌是什么鬼?张家都把我偶像教坏了。
日山不存在的:族长的人设崩得很彻底啊。我们啥也没教。【发誓.jpg】
蛇精了解一下:小鸭梨,在我面前说小哥是你偶像?说好的我才是你偶像的呢?【嘤嘤嘤了解一下.jpg】
粉色Style:小邪......
是鸭梨不是压力:老板,我错了【乖乖跪好.jpg】
蛇精了解一下:抱歉,晚了,小哥的凉拌算一个建议,下一个在哪里!
是鸭梨不是压力:突然觉得偶像不是那么厉害了。【莫名忧伤.jpg】
霍独秀:还建议什么上就完了。
蛇精了解一下:这建议不错。
是鸭梨不是压力:???
批发青椒:@蛇精了解一下 嘿嘿嘿,小三爷需要东西吗?瞎子我可是亲身试验过,绝对够棒【滑稽.jpg】
霍独秀:【举手抢答.jpg】我猜是和小花哥哥一起试的!
粉色Style:@霍独秀 说好的发小呢?拆台呢?
蛇精了解一下:呦,小花生气了哦⊙∀⊙!瞎子直接把东西送到吴山居就可以了。
批发青椒:ojbk
是鸭梨不是压力:???瞎哥你不能这么对我!
批发青椒:好歹小三爷也是我的徒弟嘛,该帮还是得帮一帮。
是鸭梨不是压力:……@是哆来A梦没错了 苏万,今晚我可以去你家住吗?
是哆来A梦没错了:鸭梨,你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而且,我要是把你带回家,估计吴老板能给我家寄一堆干尸过来,就算前面的忽略不计,我总不能浪费了我师傅的心意吧。所以说,风萧萧兮易水寒,鸭梨保重。
是鸭梨不是压力:……@你好哥 好哥,救我,我可以去你家暂住吗?
你好哥:鸭梨,保重,好哥我也帮不了你了。
蛇精了解一下:@是鸭梨不是压力 玩够了?玩够了就回家。
霍独秀:小邪哥哥霸道总裁气势get√
王月半婚姻介绍所:心疼小鸭梨一秒钟,那么小就蛇精病缠上了。
是鸭梨不是压力:胖哥...救我
蛇精病了解一下:有意见?@王月半婚姻介绍所
王月半婚姻介绍所:没有,绝对没有,小天真相信我,我绝对没有意见!
是鸭梨不是压力:吾命休矣!%!%!&/#!+‖&=*&&&!:
霍独秀:看来小邪哥哥已经上手了啊。对于小邪哥哥,为啥有种自己家的猪把别人家的小白菜给拱了的成就感啊?明明知道小花哥哥的事以后是自家的小白菜被别人家的猪给拱了的沮丧感。我果然是狗粮吃多了啊【心情渐渐复杂.jpg】